Group shot for BCA website 1280x300

青年奖得主李宏玮:以己之长与人竞争

2001年,全球经济因互联网泡沫破裂和九一一恐怖袭击陷入低谷,那时刚念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李宏玮,辞去新科工程的“铁饭碗”工作,并因为中止奖学金合约背上30万元债务,而后只身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打拼。

许多人都觉得她疯了,但她却觉得:“这个世界已经够糟糕了,情况还能更糟吗?”

15年后,她成为了美国创投公司纪源资本(GGV Capital)的唯一女合伙人(managing partner),连续五年登上《福布斯》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,并且是首名跻身前十的女创投人。

李宏玮日前接受《联合早报》访问时,谈起当年为何放弃让人称羡的铁饭碗工作,毅然走入风险创投的世界。

中学毕业后,李宏玮获得新科工程的奖学金,到美国康奈尔大学修读电子工程学,她自嘲道:“我是个‘geek’(书呆子)”。在那里,她接触到风险创投,一名教授告诉她,要成为创投人,得先加入一家公司累计行业经验。于是毕业后她回到新加坡,在新科工程旗下的新科宇航(ST Aerospace)展开了工程师生涯。

李宏玮把自己的成就归功于这段辛苦的工作经历:“这是你在新加坡能找到的真正的工程工作之一。我的工作是为喷气式战斗机升级,能够接触到最尖端的科技。其实所有很‘酷’的消费者产品,如无人机,背后的科技都来自国防领域。”

“这份工作也让我有机会和各阶层的人合作,包括技术员、软件硬件工程师,我的客户是飞行员,而他们是最难搞定的客户。”

作为创投人,李宏伟要和各年龄层的人士打交道,有二三十岁的年轻创业人士,也有五六十岁的企业家,早期的这段工作经验让她与不同背景的人合作时游刃有余。

不过,在新科工程当了五年工程师后,“我觉得自己太geeky(书呆子气)了,我想了解企业是如何成功的。”于是她回到美国,报读西北大学凯洛格学院(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)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

这也促使她重新思考人生道路。她有两个选择,一是回到新科工程继续工作,这是非常稳妥的道路;而另一条路,则是在全球经济陷入低谷的时候,辞去铁饭碗工作。

李宏玮解释说:“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,会跟着自己的兴趣走。”为此,她中止了和新科工程的奖学金合约,11年的合约期还剩下六年,要赔偿30万元。也许有人会猜想,她能这么做多半是因为家境富裕。不过事实上,李宏玮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母亲是家庭主妇,一家人住在大巴窑的一间三房式组屋。她向父母、丈夫、家婆家翁和银行借钱,还了这笔30万元的“巨额债”。

“我从没写过这么高额的支票!”

李宏玮的下一步,是要选择到哪里发展。她回忆说,九一一恐袭发生后,美国市场动荡,无法留下,而新加坡的市场太小。

她剩下的选择不多,就只有中国。那时,中国刚刚有两个互联网首次公开售股——新浪和亚信科技,政府鼓励国营公司私有化,对人才的需求殷切。

“但是我从来没去过中国,O水准毕业后的10多年里也再没有用过中文。”

是什么推动她背水一战?李宏玮指出,当欠下一笔“巨额债”时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学会生存。

不是中国人、不会讲中文,又是创投行业中少见的女性,李宏玮的成功秘诀是,用自己的优势去与别人竞争,并补足自己的短处。

她首先克服语言关,“我每天讲中文,讲得不好也要讲。我发现,如果你投入全身心去尝试,其实并不难”。她现在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,甚至在新加坡搭德士,司机都以为她是中国人。

她表示,不是中国人没关系,学会接受中国的做事方式就行了。

 

工程师背景成为与科技创业者共同语言

掌握这两点后,李宏玮的科技背景就发挥作用了。“我和其他的创投人不同。21世纪初,中国的创投人主要是审计师,他们的工作是审查账簿和数字。而我能理解科技创业家的产品,有时甚至能帮助他们,给他们建议。”

工程师背景让她和科技创业者拥有共同的语言。李宏玮说:“有些投资者西装笔挺,或是化了浓妆,提着名牌包包,这会吓到创业人的。”

李宏玮曾在机场路(Airport Road)户外工作五年,笑言自己不知中央商业区在何处。“在创投的世界,同甘共苦是第一,要让自己站在创业者的角度,让他们愿意和你交流。”

李宏玮也曾在摩根士丹利的股票市场部门工作一年,累积公司上市经验。

至于在创投领域,女性是否会面对“玻璃屋顶”(glass ceiling)?李宏玮表示,其实身为女性具备一些优势。她除了和创业人谈科技产品和商业策略,也常常担任他们的“家庭顾问”。“例如一名创业人非常忙碌,他的妻子无法理解,他会让我帮忙和他的妻子解释,男性董事就没办法帮他这个忙了。”

对李宏玮而言,身为创投人最大的满足,是看着支持多年的公司创办人站在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,庆祝公司上市,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。

 

集中资源培养具潜能公司

纪源资本管理超过38亿美元的资产,投资的公司不乏知名科技公司,包括Airbnb、阿里巴巴、滴滴出行、Grab、Reebonz等。李宏玮主要负责中国起步公司的投资,例如软件公司海辉软件、数据中心服务商21 Vianet、娱乐视频直播平台YY等,她去年就领投了无人机制造商亿航的1000万元A轮融资。

李宏玮不认同“撒网式”(spray and pray)的投资方法,她说:“早期的创业公司成功概率相当低,也许只有百万分之一,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成功率更低。”

她的做法是,“选择擅长的领域,并在其中找出有潜力发展壮大的公司”。与其投资100家公司,不如把精力集中在10家公司,花更多资金和精力培养有潜能的公司。

 

摘自《联合早报》,2016年11月23日

新闻与媒体


时间表


  • 2017年2月23日 提名开始
  • 2017年3月10日 提名截止
  • 2017年4月/5月 评选
  • 2017年7月14日 颁奖典礼暨晚宴